时歆

墙头多如草 绝不两边倒
懒癌患者 脑洞残废
半失踪人口回归!

违心(?)地立一个flag

明天出成绩……于是乎来立一个flag←锦鲤都不怎么转的人

假假假如有580+!!!
我我我就开点文!!!
or填坑!!!
任你们选!!!

↑然后突然觉得好像没什么大问题啊……反正不一定会中嘛_(:3 」∠ )_[摊手.jpg]

【O(-人-)O考神保佑你好我好大家好……
【占tag抱歉

♧*:;;;;;;:*♧*:;;;;;;:*♧*:;;;分割;;;:*♧*:;;;;;;:*♧*:;;;;;;:*

成绩已经查到,看来不可以了呢_(:3 」∠ )_
接下来就看志愿了!
蟹蟹大家!

哈哈哈哈哈哈嗝

猜歌结束到最后中捷对战前那个BGM认真的???50 ways to say goodbye???还是一直这么放飞???

【原谅我听歌少

【羽明】混更一发小段子


他看过一本书,知道了世界上最不可避免的十件事。

倒向自己的墙。流逝的时间。没有选择的出身。离你而去的人。莫名其妙的孤独。别人的嘲笑。永远的过去。无可奈何的遗忘。不可避免的死亡。
还有,无可救药的喜欢。
而当舞台上的少年一曲终了,朝台下他的方向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时,他心里也不可避免的砰砰乱跳起来。
充满阳光气息的笑容,偶尔会带着点困惑但仍然澄澈的眼睛,高兴起来会忍不住脸红的神态……
说不喜欢,那是不可能的啊。
“少羽?你发什么呆呢?”
只是,假如让他知晓了自己的心意,他们之间又会怎么样呢?
“天明,我——”
“天明!太棒了!”
他猛地清醒过来,被打断的话被悄悄收回。
“月儿你不要抱这么紧啦快喘不过气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兴奋过度的少女才急忙松开手帮天明顺气。
“让你不要这么冒冒失失的,万一闯了祸可没这么容易解决啊。”他笑着弹了一下少女的额头,少女不服地撅起嘴,“少羽你刚才是想说什么吗?”
“不……没什么。演出很成功,不过——”他看着对方满怀期待的眼睛,“比起大哥我还差得远呢。”
“项少羽——!你一定是嫉妒!”
他躲开对方其实没什么攻击力的乱打,努力地刻意笑得眼睛都弯起来。
在日常的相处中,这类计划外、不理智的东西……还是就这样被隐藏下去吧。
他知不知道,又有什么关系?

END

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!翻文楼发现码了个暗恋三十题的第一题『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告白』于是乎……发上来混个更~
不说了顶锅盖跑www

【羽明】When I meet you(超体AU)(4)

(4)
其实天明真觉得他没做错什么,不就是失手害别人落水了嘛,又没闹出人命,更何况这里只有他们三个,要像条落水狗一样丢大脸也不会丢得人尽皆知好吗?
但当项少羽把自己擦擦干,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一样的东西按来按去,那东西却只发出嗞啦嗞啦的响声时,他从少羽渐渐阴沉的脸色里读出了大限将至四个字。
“坏了,你说怎么办?”少羽直接把那玩意儿抛了过来。
“哎哎哎——你就这么一扔——”天明手忙脚乱地接着,“坏了就坏了呗,大不了我赔你一个……呃……”他看到上面还没糊掉的标签后沉默了。
“新学员的身份证明及通讯工具,你以为是黑市上的二手货?”少羽从裤子口袋里又掏出一个,“只能向指导员通报一下了,希望被你害得要多掏一份钱的那位学员肯跟你握握手。”
天明说不出话,只能狠狠瞪他。搞什么!可以放在裤子口袋里那你干嘛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放在上衣口袋,脑子有毛病啊!谁设计的这玩意,不会弄个防水护罩吗,真当『L』不会下水啊,差评!
“再瞪眼睛也不会变得更大的。”少羽很快结束了通话,“那个学员的编号是A086,定位他的生物信号,位置在……”
U盘——暂时就这么称呼吧——投影出一张全息地图,上面一大堆0啊1啊的数据流过,最后一个红点定在了某个位置。休息区,很多树和石头,小溪流,横七竖八躺着的人,站着的三个人,稍矮的那一个头上……
好像有点眼熟。
这不就是我们所处的位置?!
身高定位……天明环顾了一圈,悲哀地发现石兰好像也比自己高一点。
“所以,我带着新来的『L』所需的资料来找他,半路碰到你们的烂摊子,结果我要找的人就在这里,但他的资料被他间接搞砸了?”少羽耸耸肩,“至少我不用再去解决另一个烂摊子,替你们道歉什么的。现在,小子,你愿意跟自己握握手吗?”
让他再掉一次水怎么样?就这么干,死就死吧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天明握紧拳头想再次发力,突然眼前一花,少羽瞬间已经晃到他面前,牢牢攥住他的手腕。
“怎么,你还想累积一次道歉?”他绝对是在笑,绝对!“小子,刚来第一天就顶撞一个『Leader』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啊。”
“……『Leader』又是什么?”
石兰很大幅度地扶住了额头。

“什么?你刚去就英雄救美?可你失手把一个无辜人士推下水结果弄坏了你的通讯器?啊好厉害好酷炫——”月儿惊讶地张大了嘴,马上又闭上了,“我不信。”
“好吧好吧,就知道瞒不过你……”天明无奈地往桌子上一趴,半边脸贴在桌子上,“反正就是……这样……那样……最后……你满意了吗?”
“嗯~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你嘛~”月儿严肃地点点头,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的,刚刚那段一点都不像你!”
寒风落叶打我脸,吾妹叛逆伤我心。——by荆天明
虽然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,但两人之间还是那种纯粹的兄妹情,或者说,姐弟情?
“那么,你刚才提到项少羽?”月儿眼睛一转,“他叫你去道歉?”
“是啊是啊,他还想怎么样,为了补上那个U盘我半年份的烤鸡钱都交出去了……”天明继续摊在桌子上扮演烧饼。
“那不算道歉,只是常规的补救措施,补签补考那一类的,”月儿鼓起嘴,“诚意不够啊,荆大侠!”
“喂喂喂,我才是你哥,你别老是胳膊肘往外拐!”天明翻了个白眼,“不是我说,你是不是很在意那个项少羽?”
“不是我啦,是他的迷妹们!不过他是很帅——”月儿看见他的眼神后笑嘻嘻地改了口,“但没有你帅嘛!虽然他预测成绩和实际评价都是A+,又是最年轻的『Leader』,为数不多的男神之一,项氏一族未来掌门人——”
而就是这个头衔多到压死自己,别人家都羡慕的别人家孩子,叫自己去当他的固定小弟来作为道歉?
天明长叹一口气,为自己未来水深火热的黑暗生活感到生无可恋。
TBC
少羽:计划通√

感觉搞不出太大的世界观……算了先谈恋爱吧(bushi

【羽明】When I meet you(超体AU)(3)

(3)
话说回来,作为疑似重要人物的项少羽似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正式介绍?
高层肯定是:“未来之星!天生领导!”
旁人要么是:“那个特别厉害的、年纪轻轻就获得A+级评价的『Leader』?”要么是:“那个家里财大气粗,老爱显摆的臭小子?”
石兰:“能力挺强,挺可靠的领袖式人物。”
月儿:“帅!但很可惜我不是他的迷妹~(摊手)”
天明:“……霸道鬼!小气鬼!死对头!”
所谓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大概就是这样吧……

而每个人眼中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哈姆雷特,那当然是有原因的。
别着急,你们一定都想看最后一个原因。

项少羽是荆天明来到A区后见到的第二个人。
接在石兰后面出现。不到三十分钟。
事实上从天明见到石兰被小团体围攻后行侠仗义,再接着石兰自揭身份两人相互介绍,再到两人最后还是决定回去看看情况,也过去了十多分钟。
那群人看起来跟十多分钟前没什么差别,个个都半死不活地瘫在地上。天明捡起一根树枝戳戳,没反应,不禁担心起来:“不会吧,我下手真的这么重?平时我最多用能力来打打小鸟啊,还不是一点事都没有……”
石兰神色凝重起来:“这里只有九个人。我记得他们的位置,被打得最远的那个人不见了。”(“什么?我把他打飞了?”)“肯定不是,他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说不定他会去告状,然后反咬我们一口。”
“那怎么办?”天明直挠头,“刚来第一天就碰到这种事情,我走的什么倒霉运啊!”
“你先走吧。这九个人受伤责任都在我,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能力,现在他们还是陷在感官失明里面。至于那个跑掉的,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没有真的下狠手。”石兰垂下头,“万一导致什么对我们不利的结果,你还有无罪证明。”
“那怎么行!”天明气愤道,“本来就是他们不对,你为什么要把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!再说你可是我到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,我才不会丢下你!让他们尽管来,小爷我奉陪到底!”
石兰面色一沉,想说什么,两人背后响起了脚步声,硬生生惊得两人一动也不敢动。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干净清爽的音色,略微带了点诧异,“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?你们干的?”
“是我……”石兰刚一开口就被天明打断:“对!是我们干的!”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,这也太理直气壮了,还需要个理由,“不过那是因为他们仗着人多想欺负我们,我们这叫做……那什么……”
“正当防卫。”石兰接口。
那人蹲下来一个个检查,没有理由地,天明感觉心都吊到了喉咙口。
“的确……瞳孔无收缩反应……能听见吗?”天明能听出那是个哨子,说真的,随身带着哨子?“听不见……看来要呼叫医疗队了。”
“严重吗?”石兰抿着下唇,“都是我的失误,与他无关。”
“嘿!我说了我会和你一起承担责任!”天明急了,却见石兰瞪了他一眼。
“你刚来,什么都不知道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”石兰低声说,“而我每次都能用屏蔽躲过去。再说,我的预测成绩是A,他们不会轻易惩罚一个优等生的。”
“预测成绩是什么?”
“以后再跟你解释。你没有什么背景,实力你自己也清楚,最好暂时不要招惹上什么不好的东西。你先走吧,这里我会解决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天明还不甘心地想说什么,第三个人终于打断了他的话。
“我说啊,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就想逞英雄?”蹲着的那人抬起头,语气里满是戏谑,“也不看人家领不领你的情?”
“你说什么——”天明气得瞪他,话音未落却半路卡了壳。
靠靠靠!这人怎么……还蛮好看的?
不对!现在不是感叹好不好看的时候!
“你说什么呢!谁逞英雄!我这叫行侠仗义!换了你看见这种事情你难道不会出手啊?”
“我当然不会。”那人慢条斯理道,“我不会就这么冒冒失失地冲上去,什么也不懂,还可能给别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“那万一是紧急事件呢?你还有没有同情心了啊?”
“只要你是占理的一方,何必担心对方怎么污蔑你?”对方眯起眼睛,“这种时候,你更应该呼叫指导员,把事情交给更权威的人处理,而不是在这里大喊大叫却一点忙都帮不上。”
天明现在想起来还是没明白,他那时大概是气昏了头?
总之谁都没反应过来,也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际,一股未知力量突然把那人掀到了后面的水里。
是的,水里。
和每个常规的培训基地一样,总有一些休息区要搞点什么自然景观之类的玩意儿。而A区的设计更为贴心——还有自带的小溪流,淹不死人——当然作为一个『L』把淹死作为死法是不太可能的事。
那人大概也是防备着的,一瞬间就站了起来,但上身已经淋淋漓漓全是水了。
“你瞪我干嘛,又不是我……”天明后知后觉地发现似乎并不是什么未知力量。不然他前伸的手作何解释?“啊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我道歉!我道歉还不行吗!”
“道歉?好啊,我接受。”那人笑着,有些咬牙切齿的,“记住我的名字,项少羽!我期待你的道歉!”
“什么?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?”
“他明显不止想要这个。”石兰似乎丢给他一个白眼。
不过那时,莫名的心跳都被归结为太过气愤导致的……生理反应。

于是乎,这就是他们的初遇。
至于后续,大家都能想象得到。
大概?
TBC
少羽:小子,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。(buni

连更三天啊!!!打滚求评论!!!

【羽明】When I meet you(超体AU)(2)

(2)
当初天明怎么也没想到,自以为是仗义出手替天行道,结果是英雄救美,啊不,美救英雄。
他拉着那少年的手闷头直冲,后来体力不支了反倒是对方拉着自己跑,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到自己是怎样一副怂样。
直到感觉足够远了两人的手才松开,天明上气不接下气地扶着墙直喘。好半天才抬起头,对方竟然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
“想不到你体力还不错啊……话说你的手好小啊,好像女孩子的……手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只见对方把头发一放,显而易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少女,天明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一语成谶。
“本来想再瞒久一点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揭穿了。说吧,你想怎么样?”沉默少年秒变黑暗女神,天明内心只想咆哮你不按剧本来这不算!
“你你你别过来,你不怕我像对待那十个人那样?”他一步步后退,还想着虚张声势,“再说你现在女扮男装的把柄可在我手里,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了啊!”
“什么时候女扮男装也是把柄了?”对方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还有啊,你没发现吗,只有一个人是按照你出手的方向被打飞出去的,其他九个人都是朝不同方向倒地,而他们都是面对着树或者石头往后倒下去的,足以说明他们其实是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不是因为你的攻击。”
“那那那,那又怎么样!”天明嘴硬道,“总不可能是因为你吧!”
“哦?抱歉了,还真是因为我,因为我暂时屏蔽了他们的感官,让他们失去方向感到处乱跑,自然就撞到树把自己打倒了。”少女一步步向前,突然伸出手来,“好吧,不吓你了,我叫石兰,请多关照。扮成男生纯粹是因为性别问题,请替我保密。”
天明愣怔半天没回过神,直到石兰伸出来言和的那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才回过神来:“啊……我叫荆天明,今天才来到这里。放心,以后有我罩着,没有谁敢欺负你!”
“不,”石兰摇摇头,“以后你会明白『L』对女性如此歧视的原因,平时就请把我当做同性对待吧,我将不胜感激。”
“那……你不怕以后真的被人发现?”
“你真的是刚刚来的啊?”石兰很是惊讶,“在这里的每个『L』都住单人寝室,没有许可不允许其他人进入,想隐瞒什么那是小事一桩。”
所以,各种秘密小群体不断建立分化,再加上各种势力的插足,直到形成今天这种暗流涌动的局面。

天明还在回忆几年前遇见石兰的事,通讯器就嘀嘀地响了起来。
“月儿?好久不见啊!你在B区怎么样?还是那么忙?”
当初一群新出现的『L』们被随机分到不同的区域,天明和石兰都在A区,月儿偏偏被分到了B区。说也奇怪,明明两个区相距也不算远,几年训练下来两人竟没有见过几次面。高层似乎要打破常规,对月儿一个女性的『L』出乎意料地重视,隔三差五的任务又把见面机会打了个大折扣。
“可不是嘛,整天忙的要死,谁叫我的能力千年一遇?”全息投影里的棕发少女翻了个白眼,“『L』出现的历史都不到一百年,谁有资格说自己的能力能翻了天啊?不过也好,叫那些没眼力见的想欺负我,分分钟找到破绽踹翻他们!”
天明感觉额角划过一滴冷汗:“月儿你小时候不是还说要做一个淑女吗……怎么过几年就这样了……”
“哎呀,形势所逼,不打不服嘛~”月儿撅了噘嘴,“我又不是你说的那个石兰,一招瞒天过海什么都搞定!说到这个,什么时候我才能跟她见一面啊?”
青梅竹马的两人见面都难,更别提两个“陌生人”了。不过这几年经天明介绍得七七八八,月儿和石兰两人离做朋友也只差一个会面。
“有机会再说吧,再说你们一定很合得来,也不急这一时……”
“好吧~还有,你和少羽什么时候才会握手言和?做朋友绝对比做对手好得多啦!”
做朋友啊……
天明一想到某个人就丧气。
“什么朋友,上辈子的冤家吧!真搞不懂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惹上这个冤大头?跟你们都相处得挺好,跟我就什么态度嘛?!”
“嗯……我仿佛听见有人在念叨我?”
天明僵硬地回头,刚到嘴边的话瞬间忘得一干二净。
每个『L』的寝室,不经本人允许不准进入,除了持有特别许可的『Leader』。
“谁,谁让你进来的……”
“因为我是个『Leader』,就自以为高人一等?”
无视竹马投过来的求救视线,月儿笑吟吟地打了声招呼,就按下了通话终止键。
朋友你个头,态度你个头,整天调戏放闪还来找我?
TBC
人物属于玄姬,ooc属于我[doge脸.jpg]

【羽明】When I meet you(超体AU)(1)

*借用电影《超体》设定
*并没有什么用↑↑↑
*私设如山,不喜请退
私设:继《超体》中Lucy虚化,所有知识都被科学家们严密保管,但最关键的CPH4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流传开来,人群中渐渐出现一批寿命仍在正常范围内的异能者……而相继出现的,还有异能者……教育(?)机构。当然,还有相应的阴谋。
『L』-异能者
『Leader』-异能者中具有领导能力的人
『Lucy』-异能者最高智慧
【反正就是个很大众的超能力小队就是了……_(:3」∠ )_】

(1)
“放弃吧臭小子,充其量你也只是个『L』,而我们有十个人!”为首的胖小孩抱着手臂得意洋洋地看着被围起来的棕发少年,其他九个人则气势汹汹地瞪着他后面那个沉默的黑发少年,“他是你什么人啊?你也不怕被他黑了?你妈妈没跟你说过‘不要多管闲事’吗?”
“黑不黑我不知道,反正你心挺黑的,”天明倔强地直视他,下一秒一股力量自他手中涌出,力度不大但很灵活,“还有,请问你妈妈是不是也没跟你说过,‘不作死就不会死’?”
随着几声零星的痛呼,一圈人纷纷倒地。而处在圈子正中的天明脸上反倒闪过一丝错愕,但很快隐没无踪。他迅速抓过黑发少年的手:“快跑!趁他们还没爬起来!”
眼见两人身影渐渐小了,阴影中的一人深深地皱起了眉,但似乎又感觉到了什么,猛的收起了身上的戾气。
就算天明再不济,也是个有点能力的『L』,至少……十个人里他搞定了一人。
但能隐藏到搞定另外九人的那个少年也没能觉察到此人的存在,也足以证明此人的实力。
不过,这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。
但故事的主角,仍在面对无数将要到来的奇闻怪事。

“臭项少羽,不就各方面比我都厉害一点嘛,用得着大庭广众之下让我出洋相吗?!”天明忿忿不平地嚼着烤鸡,“石兰,你说是不是嘛?他就那样!以为自己有多高大!一点不留情面!可恶!”
全然无视旁人的目光,石兰放开手里的吸管:“我不认为少羽是那种小心眼的人,而且厉害一点并不意味着真的高我们一等。毕竟他可是个『Leader』,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再说,『Leader』的能力何止那一点?
“负责?那他怎么不对我负责?”天明依旧不高兴脸,“对谁都正儿八经,对我就一魔鬼!好歹我也是个跟他同类的『L』啊!”他挥着油乎乎的手还想再说下去,冷不防被石兰伸手示意安静。
天明莫名其妙:“干嘛?”只听石兰竖起食指:“嘘——”
天明费劲巴拉地听,竖起耳朵隐隐约约才能听到一点,毕竟他作为『L』的强化能力可不在这方面。
“那个项少羽啊,据说今天在练习场又受了高层褒奖?”
“可不是,年纪轻轻就是个『Leader』,哪能不受重视……我看倒未必,你瞅他那家室,我可不信堂堂大家族不会在自家独苗的事业路上插一脚……”
“是啊,独苗啊……说不定小时候还要佣人分批去哄呢,哈哈哈……”
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小子还真混出点名堂……管他的,哪天他的黑历史被翻出来,就什么都完了……”

“明白了吧?什么叫能力越大责任越大?”直到那群人走远,石兰才解除对外屏蔽。
“好啦好啦我知道他辛苦……”天明无力摆头,“所以借着『Leader』的身份欺负我解压是吧?石兰你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去竞选『Leader』?我也好少当受气包。”
“说笑呢,我可不算厉害。”石兰抿了抿嘴,“再说,我最多算个『Lady』,不会有人支持女性当『Leader』的。”她开玩笑式地用了个英文笑话,反正天明听不懂。
“真搞不懂你,太低调容易受人欺负懂吗?”天明不服气地嘟囔,“就像以前那几个仗势欺人的家伙,不都被你放倒了九个嘛……”
“拜托,不管是谁受到感官屏蔽,五感一下子消失肯定都会令人恐慌的,根本不需要我出手……天明你就不同,你有货真价实的实力。”她笑了笑,“但就像死光*里也会有生还奇迹发生那样,我的能力不是对谁都奏效的,还很有可能发生意外。”
“哎呀你一个开挂的跟我还谦虚……算了,哪天介绍月儿你认识认识,你们一定很合得来……”
“我拭目以待。”石兰笑了笑,“屏蔽一切对上寻找破绽,那场面一定精彩。”
TBC
年轻人真好啊[托腮.jpg]
取名废依旧无力躺倒[绝望的眼神.jpg]
码到哪算哪了……

*死光: 极地上空光线在冰雪与低云之间来回反射,从而使各处的亮度趋于均匀。当云层密度与太阳辐射强度成一定比例时,天空、地面、海洋和周围的冰雪全达到同一亮度,这会令人失去方向感。【感谢百度百科】

新坑预告!

想想还是超体大坑比较有灵感毕竟最近混的圈都是……不说了www

#以下不像大纲的大纲#
好多好多『L』和一个半神一样的『Lucy』……
阴谋里面谈恋爱,不打死也半瞎w
少羽自带……『L』eader光芒?
『L』eader夫人天明表示不服!来战!
少羽:小子,开♂打之前先把反派解决了吧~
反派:我瞎了你们继续。
石兰:月儿我带走了。
天明:桥豆麻袋!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抢我闺蜜!
会带上某些cp玩~
反派待定(◉ ω ◉`)欢迎意见!

【羽明】尝试黑化小段子一发

他站在窗前,茫茫夜色中城市的灯光寥寥无几,驱不散室内半分黑暗。
因此床上本还睡着的人发出不舒服的梦呓时,他没有立刻听见。
“怎么……天明,天明,醒醒。”他轻柔地唤着那人的名字,手却紧紧抓着对方的手腕。
但对方明显还陷在梦魇中,伶仃的手腕看似无力,却拼了命一样挣动着。
铁链滑动的当啷声在黑夜的静谧里格外清晰。
许久,那双焦糖色的眼睛终是慢慢睁开。
“少羽……”
“没事了,我在这里。睡吧,睡吧。”他顺势躺下,将对方拥入怀里,感受到天明逐渐安静下来。
一刻都无法离开他,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本能。
冰冷的铁链静静散落,似乎在嘲讽这一切。
END
存活确认我肥来啦!
没人认领的暗黑三十题第一题『本能』……[摊手.jpg]
发出来就跑哈哈哈哈哈下面不写了清单划掉一条!

大分水岭+掉坑凭证。
瑟瑟发抖的小透明一只……请多关照!